bye bye, blackbird

2017
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
sharp(fragile thing)
昨天我去看1155班的返校展。有一幅作品叫「心靈裝置」,將碎蛋殼片立起,拼成漩渦的形狀。我一邊思考著一邊看展覽,等走那副作品前,我陡然、方才、循序漸進、靈光一閃般地理解了。我沒有什麼障礙,只有過於弱小地自己罷了。我無法安靜地承受沮喪的日子,那讓我痛苦。我咀嚼自己的失望,假設,推敲,得出結論,再推翻它。每一步都像灼燒一般,先是熱然後滾燙。這不是真正的悲傷,她僅僅來自於我自己。並不是大多數人可以接受背負這一切,就代表我也沒有問題。眼淚這種東西是熱辣的,一旦吞進去就會燙傷喉嚨。我被這種疼痛的感覺催促運轉。在此我前所未有明晰的體會了自己的任性。那也沒有辦法,不喜歡就是不喜歡。就算是我太遜那又怎麼樣,如果你幫不了我,又痛惡我溫吞反覆窩囊的牢騷,告訴我,我會閉嘴,對你閉嘴。
總有一天我會如履平地般的走過這些哀傷,在此之前我不會否認我的寂寞。(其實我不相信久了以後回頭看,會覺得自己的哀痛根本就算不了什麼,不過是對痛覺神經麻木罷了。)
我承認我的難過對承受更大煎熬的人來說簡直是嘲諷他們的笑話,叫人生氣,可是我最多也只能在表面扼殺假裝我並不難過,而事實上是,這層認知也無法促使我高速成長不再受傷。我就是這麼不成熟。

有時候,真的,我想起自己爛透了的一切就想哭。和我相處的人總要有不斷被刮傷卻還必須先低頭道歉的強壯的心。我怎麼能這麼,真是其爛無比。
none Comments:(0) Trackbacks:(0)
Comments:
Post a comment













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.

Trackbacks:
Trackbacks URL
→http://sibirisk.blog.fc2.com/tb.php/35-5020f750
HOME